您的位置: 聊城资讯网 > 体育

少年遭4名同学脱裤羞辱患上精神分裂症获赔

发布时间:2019-11-26 23:58:40

  少年遭4名同学脱裤羞辱 患上精神分裂症获赔14万

  五个家庭均受重创,经过法院调解,双方三年后达成14万元赔偿协议

  遭4名同学羞辱,下体被拍视频放上,正上初一的小金(化名)精神受到严重创伤,后来被诊断为儿童分裂症。三年来,小金父母一直在为儿子追讨赔偿。昨日新快报从珠海斗门法院获悉,小金终于拿到了145480元的赔偿金。

  羞辱同学铸成大错

  2012年1月,小水(化名)、小木(化名)等4名同学到吧上时,看到了同学小金,因怀疑小金之前在吧偷拿了小水的打火机,4人把小金带到吧附近的桥头上,强迫小金做抽烟、头顶泡沫箱、旋转超人等侮辱性动作。觉得不过瘾,小木就让小金脱裤子,小金不愿意,他们打骂着强迫小金脱掉裤子露出下体,待小水用录完像后,一群人才放小金回家。

  一周后,在学校校长告知下,小金才知道受辱的视频被小水放到了互联上。据小金妈妈介绍,看到视频后,小金再也无法淡定了,接下来的日子,精神压抑,无法正常生活和学习。

  几天后,小金在家人陪同下报了警。珠海市公安局斗门分局对侮辱和殴打小金情节较为严重的两位同学作出行政处罚,其余二位同学道歉并写下了保证书。

  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小金越来越异常冲动和反常,胆小害怕,常做噩梦和哭泣,无故破坏贵重物品,将开水和垃圾倒到床上,无故打骂弟弟,2012年3月小金被医院诊断为创伤应激障碍,经门诊治疗未有好转,病情日益加重,常自言自语,总觉得别人在监视他,想害他。2013年1月,小金被转到珠海白云康复医院住院治疗,被确诊为儿童分裂症,治疗236天后出院,没有回校上学。

  矛盾激化对簿公堂

  这5名同学的父母都是农民,经济都较为困难,几个家庭在赔偿问题上未能达成协议,矛盾不断激化。小金父母将四名涉事少年及其父母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误工费、营养费等损失46360元,另外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还需要经过精神病因果关系和残疾等级鉴定后再行确定,该两项经原告计算达数十万元。

  据悉,小金罹患精神疾病是否因为四名涉事少年侮辱、殴打和事后在上传播视频的行为,以及小金因精神疾病受到伤害的程度,决定了小金能否得到赔偿和能够得到多少赔偿。

  小金父母对鉴定结果信心十足。2014年10月底,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复函,以鉴定要求超出我中心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为由退案处理。小金父母和律师拿到复函后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案件承办人斗门法院马法官向介绍了这起案子,马法官认为,这个案件宜调不宜判决,简单的判决解决不了原被告双方的问题。让小金得到赔偿把病治好,让四名少年家庭得到小金一家的谅解,从思想上解除四名涉事少年及其父母的巨大精神负担,回归正常的生活,才能圆满地解决矛盾。

  一纸复函案情惊变

  通过走访,马法官发现,这四名少年因为侮辱和殴打小金都被学校作了严厉处分,其中两名情节严重者还被公安机关处罚。四名少年为此事同样背负了巨大的精神包袱,承受着来自周围的非议和指责,他们也出现了抑郁、自闭的情况,4名涉事少年也都休学在家,他们的父母也同样焦急万分。

  几家人本来就是同村人,因为这件事情反目成仇,被外人指指点点。

  接下来的调解,马法官与四家被告人坐在一起,不谈案子,就谈孩子。我跟他们说,如果通过适当的赔偿获得了小金及其家属的谅解,可以从思想上解除自己小孩背负的巨大精神负担,还给他们本应享有的快乐人生的愿景。世上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也尽快走出阴影,庭审中抗拒情绪转变为对自己孩子的担忧,言谈中的强硬也变成了对小金的愧疚。

  最终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由四名涉事少年的父母赔偿小金145480元,小金一方也做出了不再向侵权人提起任何诉求的保证。赔偿款已于近期全部支付给小金一家,小金在继续治疗下病情也有好转。

  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叔权认为,本案在举证上,对小金极为不利,其患病与四名涉事少年的侮辱、殴打、传播视频的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因鉴定机构无法鉴定,使得小金需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好在法院调解成功,小金最终获得一定补偿。

  说法

  受人身侵害 请及时报警

  马法官表示,青少年如果受到人身侵害,要及时报警,寻求司法救济,避免超出为期仅一年的人身损害纠纷的诉讼时效,另一方面,要尽量收集证据,防止鉴定不能情况下,无法证明案件事实而败诉。

  林叔权也认为,如果出事当时,小金告诉父母或者老师,并有父母或老师报警处理,因有警方处理记录,对日后维权会有利。即使无法鉴定,法官也可从警方处理记录中推定因果关系。因此,作为父母,要教育小孩在遭遇暴力侵犯时,要勇于面对,及时报警处理。

  疏导

  要多包容未成年人越界行为

  珠海壮华学校青春护航站驻校社工刘志玲对新快报表示,虽然小金的病情已有好转,可是不能松懈,还要是继续接受医院治疗。而在精神方面更需要心里帮扶。要让小金走出阴影,家人也要给他不断的支持,建立其他的人际关系,让他重新相信别人,要让小金与以前的不同的群体接触,建立安全可信任的人际关系,让小金慢慢走出来。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

  至于小水和小木这几个孩子,刘志玲表表示,他们几个都是未成年人,犯错误的时候只有14岁,本身个性正在发展当中,他们还不清楚那些事情不可以做,那些事情可以做,他们一方面又想去独立处事,又想脱离父母,一方面又需要依赖父母,这当中难免发生一些越界的行为,社会要给这种行为包容。现阶段要让他们认识到,他们犯的错误可以被原谅,让他们脱离心理包袱,重新树立价值观、人生观。

  刘志玲表示,对未成年人,家长和老师引导很重要,相信孩子成长,一方面要让他们独立,又要关心和支持,不要管得太严,学会独立,给予关爱和支持。

热菜
电工电气
游戏杂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